忍者ブログ
真鍮製の向日葵の花を庭に植ゑた 彼の太陽を停止させる為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山ヒバ]これからもずっと
好吧,其实这是庆生文囧
但是由于某人不慎把原稿弄丢所以一直拖到现在orz

由于是十五年后的山云,也许会有角色性格崩坏的现象,为避免踩雷请姑娘们自行选择继续或离开-v-


基本设定:短篇。三十岁左右的山本和云雀,分别以两个人的视角进行的故事。

---------------------------------------------------------------------------------------------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

雲のような人 -----山本side-----


也许是离开日本太久的缘故,山本最近常常想起以前的事情。
少年时充满欢笑的热闹生活,仿佛孩子玩耍时吹出的肥皂泡,耀眼而脆弱,轻轻一碰,就没了踪影。时光像划过指缝的雨水一般匆匆逝去,不仅流动,而且洗涤。如涨潮时一波波涌向岸边的海水,在无声无息之中将许多人事淹没在记忆深处,反反复复,不断冲刷,最后只留下无边的空白与沉寂。

当他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才真正意识到多年来让自己乐在其中的,并不是单纯的游戏。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怀中渐渐变冷的躯体,与当时充斥全身无法压抑的悲痛与愤怒,都随着雨水的冲洗而慢慢淡漠。山本现在终于体会到时间的残酷。不知从何时起,自己手中挥动的球棒变成了寒光逼人的利刃,也习惯了看人们在面前倒下。虽然没有人当面提起,但他知道人们都称彭哥列现任的雨守为天生的杀手。
在失去太多珍贵的事物后,山本学会了遗忘。他开始记不清很多事情。记忆像个被打破的玻璃杯,散落了一地的碎片,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细碎的光芒,刺到人的眼里心里,带来微弱然而长久的疼痛。这疼痛搅得山本不安,仿佛某个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明明以为无人知晓,却突然在某天清晨发现,这秘密早已人尽皆知。


"Ladies and Gentlemen,we will be landing at 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in about 30 minutes.The ground temperature is 18 degrees celsius."

被广播打断思考,山本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也许真的已经无法适应这种空闲的生活了。那些忽然出现的大段大段的空白时间让他束手无策。每次半夜从梦中醒来后那种突然袭来的孤独感以及想要倾诉却又无法说出任何词语的压抑感,总是和黑暗一起把他层层包围。所有的事物和思想仿佛都被吸入黑洞一般,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沉寂和虚无。这种被吞噬的感觉让山本害怕,特别是那个人不在身边的时候。


想到他,山本不禁又叹了口气。从认识他时就是个让人捉摸不定的男人。总是以一种局外人的目光注视着周遭的喧闹,似乎那些都是另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的事情。然而只要涉及到并盛中,无论是多么微小的事情都在他的视线之中。最初山本只是对这个人人敬畏的委员长感到好奇,但是当自己终于进入他的世界,却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并不只是好奇这样简单。他对强大的追求,对胜利的执著,偶尔露出的微笑,不动声色的体贴,午睡时孩子一般安静满足的睡脸……所有的一切都让自己感到无比眷恋。可是即使经过这么多年,山本还是很难定义彼此的关系。
在山本的记忆中,他似乎从来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喜欢之类的词语。开始只是自己单方面的接近,之后提出交往的要求也并没有被拒绝。两个人便维持着这种暧昧而微妙的关系度过了这些年。虽然知道他不是会轻易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可是这种没有任何保证的关系难免不让人担忧。



站在那扇熟悉的门前,山本举起的手停在半空。他忽然开始担心,下次这扇门打开的时候,如果看到的是两个人,自己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是否还能像往常那样笑着面对。
四月的阳光从山本身后照下来,握起的左手沁出细微的汗珠。手心的湿润让山本想起多年前第一次握住那双手时的感触。略微有些僵硬的,微凉的指尖,然而却是让人心安的温度。



“你要在别人家门前站多久?”身后传来带有一丝愠怒的声音。
山本转过身,突如其来的强烈阳光让他眯起眼睛。虽然无法看清眼前人的表情,山本还是习惯性的将右手举到头后,笑着说道,“呦,好久不见。”
“生日快乐……”对面的声音明显低了下去。
“?”
十秒钟的沉默之后,山本终于明白了刚刚听到的话语的意思,笑着将眼前的人搂在了怀里。
“谢谢。”




----------------------------------------------------------------------



雨の匂い -----ヒバリside-----



“呦,一个人?”
云雀打开门,脸上写满了午睡被打断的不快。然而门外的男人仿佛没有察觉到环绕在云雀周围的低气压,笑着向前迈了一步,用右手撑住了云雀想要关上的房门,同时斜倚在门框上,悠闲的打着招呼。
躲开了男人搂过来的双臂,云雀的目光落到了男人被雨淋湿的头发上。
“出来的太匆忙了。哈哈。”男人笑着将右手放在头后。
云雀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转身走进屋内,再出来时,将手中的毛巾扔给他。
男人接过毛巾,在沙发上坐下。
“呐,云雀,下次和我一起走吧。”没有任何征兆的,男人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云雀愣了愣,随即收敛起自己的惊讶。“你说什么?”
“……”


随着两人的沉默,屋内的空气也仿佛随之停止了流动。
只有窗外的雨还在继续。
连绵不断的细雨,将室内的两人与外界划分开来。那些喧嚣吵闹遥远的像是另一个世界。


云雀坐在黑暗中,让眼睛适应屋内的黑暗。
初夏安静的夜晚,云雀只听到身旁安稳均匀的呼吸声以及窗外风拂过树叶时发出的轻微的摩擦声。月光从没有拉拢的窗帘中透进来,照在男人轮廓分明的睡脸上。窗帘不时被风吹起,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男人下颌处的伤疤也随之若隐若现。恍惚中,云雀仿佛看到了中学时代那个总是满脸笑容,带着阳光和汗水的味道闯入他的应接室的少年。宁静被他轻而易举地打破。原本黑白默片般的生活也因为他和他那所谓的“黑手党游戏”变得喧闹生动起来。在无数次或大或小的打斗中,少年避开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时间是个被喜欢恶作剧的孩子拨快的始终,指针一圈圈地飞速转动,在人们没有察觉的时候消失不见。昔日的少年也已成长为身边稳重的男人。
不知不觉中,已经和他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年。对于云雀来说,一个人能够如此长久且近距离的陪在自己身边,这还是第一次。虽然不喜欢群聚,但是云雀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值得信赖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可以把身后的位置安心交给他的。


虽然已进入五月,下过雨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云雀起身走到窗边,空气中充斥着泥土与青草的味道。
自从五年前他满身鲜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便越来越频繁的奔波于各地,留在并盛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他每次回来都是笑容满面,然而云雀知道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当初没有保护好家人和朋友。
有时半夜醒过来,云雀常常看到身边的人紧皱着眉。那样的神情,是他不想看到的。云雀并非不清楚他对彼此关系的不安,可是身处在这种连下一次能否再见到对方都是未知数的世界,无论怎样的承诺最终也不过是无用功。所谓的海誓山盟在这样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它们只会成为束缚住彼此的枷锁。


“这样不冷吗?”
从身后伸过来的手臂将云雀搂在怀中,温暖透过衣服缓缓传递过来。云雀闭上眼睛,感受着身后人有力的心跳。平稳而有规律的声音,仿佛儿时哼唱的催眠曲一般,在宁静的夜晚回响。
“呐,恭弥。”很少见的,男人叫了他的名字。
“嗯?”
"Buon compleanno.Ti amo."





---Fin.---





------------------------------所谓的后记囧---------------------------------------------------
由于某天在看书的时候忽然产生了“两个人如果没有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却交往了很多年会是怎样一种情况”的想法(好长的定语-v-),而且想要试着描写成熟的山本和云雀,所以产生了这篇文章……
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原著的进度还停留在16卷(这不是根本不知道委员长十年后的设定嘛orz),所以很担心角色性格方面会有偏差,但是还是很认真地按照“三十岁山本和云雀”这样的感觉去写了。
PR
COMMENT
Name:
Title:
URL:
Message: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 prev | top |
| 150 | 149 | 1 | 147 | 148 | 151 |
profile
HN:
gravel
性別:
女性
趣味:
読書、音楽、ぼんやりする
自己紹介:
ドドM。マイナス思考。涙腺弱い。
のんびり屋でマイペース。
活字中毒。音楽好き。

【好き】
ヤンデレ・オッサン・メガネ・スーツ

【萌え】
小説:古キョン。海瑞。榎京。
漫:会川/壊×栗鼠,博士×心。細道組。ザキジノ,ゴトタツ,サクセラ。兵メグ,真坂。
他:理侘,佐健。足立メイン。

【近況】
復帰準備中
calenda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guestbook
booklog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  Design by Lenny